资讯导航
为什么养孩子养成了冤家,父母不易,孩子无辜,怪谁呢? 网易     2022-05-14 21:13    

为什么养孩子养成了“冤家”,父母不易,孩子无辜,怪谁呢?都说世上只有妈妈好,都说父母爱我们“无私邪”,可是我们想起母亲(父亲)却是万恶之源,噩梦之初。 01父母的伤害挥之不去,虽然我们已经长大成年,但是依然沉溺其中,不能自拔。小婷把记忆停留在5岁,外公(姥爷)告诉我,那个眼神凶巴巴,脾气暴躁的人,居然是我妈!小孩子的时候,我打破了一个碗,我很不安。我只听到房间的母亲像狮子一样咆哮,尖锐而刺耳。我就像一只丢了魂的老鼠,紧张地溜走了。小鹿把记忆留在了幼儿园,奶奶强行送我去新幼儿园,每个周末带我回去,我每天都在学校门口等奶奶,总觉得等不及了,后来觉得被骗被抛弃了。我在学校静不下来,总是调皮捣蛋。小马的记忆停留在:我坐在周围高高的围床婴儿床里,周围没有人,我爬来爬去,我很害怕,拼命哭,周围还是没人理我。我记得这些场景,但我不记得其他的了,长大后,我不会哭,也从来没有哭过。在摇篮床里,我听到了争吵、筷子、餐具和家具的声音。我一直在那里哭。小李的记忆停留在娘胎里:当我怀孕六个月时,我决定第二天堕胎。那天晚上,我的肚子莫名其妙地翻腾着,孩子们感觉到了。最后,我感到同情。我生了一个孩子。当我三岁的时候,孩子发现了自闭症。当父母对我们不好时,他们有了新的记忆。当我们对他们好时,我们几乎记不起来了。许多成年人认为孩子们什么都不懂,过一会儿就会忘记。事实上,像原始人一样,我们用绳子打结来计算父母对我们的伤害数量和程度。事实上,我们对父母非常怀恨在心!《都挺好》里的苏明宇的经历激活了父母伤害我们的记忆。 02我们抱着这样的心态批评我们的生父生母。我们迫不及待地想卸下父母的魔咒,这还不足以发泄我们的愤怒。我们发现了罪魁祸首。不经意间,它充满了我们的想法。我们不得不抱怨我们的父母:小婷说我责怪我的父母。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我只知道如何让我死去学习,几乎没有训练我的口才。我现在不擅长说话。说话总是冒犯别人,这与他们给我的教育有关,你不知道我有多悲惨。前一天晚上,因为同学关系不好,我哭到半夜才睡着。结果,第二天,我父亲用拳打脚踢的方式叫醒我去上学。我母亲总是否认我。每个人都会把其他孩子和我比较。她总是说我的缺点,这让我无法在任何人面前抬起头来。孩子们充满了悲伤和委屈,甚至强烈的愤怒。许多孩子感慨,我们终生都要努力摆脱父母的束缚,安慰我们受伤的心灵。父母的行为有点不恰当,会给孩子造成很多创伤。我成了一个受害者,到处哭诉我受害的历史。有一天,我的同事奇怪地问我:你们这些人很奇怪。事实上,你的童年比我快乐得多。当时,我在农村种地,风吹日晒。我羡慕你们这些受人尊敬和优秀的人。据说她的父母从小就没有抚养过她。他们总是用你一贯的语气和态度谈学习,我们一直在抱怨。事实上,其他人已经受够了我们的嘲笑,认为我们是故意虚伪的。当我们抱怨:谁让我们活成受害者,给别人一种抱怨的感觉,父母也活成了受害者,从此变得担心起来,对孩子的一切都谨慎都怪我当妈妈,忙着事业,忽略了孩子的安全感。孩子抱着理论指责父母各种不好,父母也跟着委屈和自责,情绪崩溃都是我的错,不该嫁给你爸,不该生你那一年,我受了屈辱。当然,作为受害者,我们抱着满满的伤疤,内心极度困难和痛苦。 03放下抱怨的包袱,轻装上阵,过更好的生活我们只愿意听到我们相信的事实,只能看到我们可以接受的信息。我们不能听别人的批评,即使是一点,隐藏的观点,我们也可以快速识别出来,然后把对方拉进黑名单。你一点也不理解我,我们喜欢和同类人聚在一起,抑郁的人和抑郁的人,自卑的人和自卑的人,我们同病相怜,相互取暖。我们排斥优秀的人,面对优秀的人相对无言,恨不得钻个地缝藏起来。我们讨厌教育类的人生导师,高高在上的姿态,讨厌他们道貌岸然虚伪的嘴脸。外界的支持和鼓励被视为雨后甘露,我们到处寻找别人的故事和理解。我父母的态度这样的日子,兜兜转转。几年后,我们会发现我们周围的朋友非常单一,而且很少,甚至没有朋友。一方面,我们被抛弃了,被排除在外,另一方面,我们自己也对朋友很挑剔。我们所坚持的价值观,吸收的信息,我们相信的事实,是一个强烈的主观选择。我们会偏执地认为是父母的迫害,导致我们现在不适应这个社会。我们生活在自己的主观世界里,不知不觉中,我们经常错过对我们最有用的信息,拒绝最有帮助的朋友。特别是当人们到了中年,我们如梦方醒,后悔不迭。 我们看到的事实不是真相,同样,我们看到的父母,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。父母是发射源,孩子是接收源,也就是传感器。孩子们有一个像计算机编程一样的大脑,如何处理信息,完全由我们自己决定。但我们的大脑不知不觉地内化了我们自己的个性格,我们如何适应自己的生活进程。我们都知道我们的坏,我们的大脑不时地发出一系列严厉的声音:快点,更好!怎么这么笨!如何与人竞争?!怎么这么无能?!如何养家糊口?就像父母的语气和长辈的态度一样,当我们面对父母的唠叨或打击时,我们会受到双重影响,一个来自我们自己,另一个来自外界。当我们受到足够的压迫和催促时,我们不知道如何消化它。如果我们的父母加强它,我们的头脑就会爆炸! 因此,父母催促,完全变成了仇恨。我们不仅来自我们的父母,而且来自我们内化了我们的父母,实现了我们的孩子的个性。我们要有一个像我们的父母一样严格的自己。因此,无论是自卑还是抑郁,都是自我要求很高的人,我们严格批评自己,完美更完美,不能达到最好去,给自己转身,告别过去,重新出发。

免责声明:凡注明 “来源:一点钟” 转载请注明出处;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,也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