资讯导航
我乐家居资产负债率连涨5年,持续优化大宗客户结构 中国网     2022-05-14 15:13    

近期,我乐家居发布公告,副总经理王务超计划减持不超过7.39万股公司股份,占总股本的0.0230%。   有市场人士分析,高管减持可能是对企业前景不看好。4月底,我乐家居刚发布了一份亏损的“年度业绩报告”。2021年,我乐家居实现营业收入17.25亿元,较上年同期增长8.92%;但净利润为-1.62亿元,同比减少173.73%。这是我乐家居自2017年上市以来首次出现亏损。   对于亏损的原因,我乐家居在接受中国网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:2021年7-8月南京禄口机场突发新冠疫情,由于公司处在疫情重点管控区域,物流运输因疫情防控受阻,因而对公司生产经营产生一定程度的影响;同时,国内外经济形势复杂严峻,国家对房地产行业“三道红线”等一系列宏观政策趋紧,部分房企客户因资金紧张出现违约,基于谨慎性原则对存在减值迹象的应收款项单项计提信用减值准备。   两大亏损原因   虽然受到疫情影响,但14家A股定制家居上市公司中,2021年仅有3家录得亏损,分别是我乐家居、皮阿诺和顶固集创。此外,我乐家居2021年的营收虽然同比上涨,但增速位列行业倒数第三,远低于同行业的欧派家居和索菲亚等。   对于房地产市场“暴雷”冲击业绩,我乐家居在年报中也做了详细的描述。2021年,我乐家居对恒大、华夏幸福、融创集团、中南建设下属成员企业计提的单项减值准备分别是3.2亿元、7677.38万元、1942.95万元和1400万元,共计约4.3亿元。不过,在14家定制家居上市企业,也有不少企业同期计提了减值准备,但它们仍保持了盈利,索菲亚计提约9.09亿元资产减值后,录得净利润1.54亿元。   中国网财经记者注意到,我乐家居此次对“暴雷”房企的账款并非全额计提减值,其中,对恒大、华夏幸福计提比例为80%,对融创的计提比例为40%。对此,我乐家居表示,基于谨慎性原则对存在减值迹象的应收款项单项计提信用减值准备,为根据预期信用损失结合可收回概率估算,已经会计师审计确认。这也就意味着,如果后面再次计提,还将对公司利润产生不利影响。   进入2022年,疫情的影响依旧在持续,房地产市场也没有快速回暖的迹象,华泰证券在针对我乐家居的研报中提示了此类风险:疫情发展不确定性,地产销售下行,渠道拓展不及预期。那么,我乐家居是否仍将面临较大的业绩压力?我乐家居在回复中国网财经记者采访函时表示:“公司将紧盯存量房装修市场带来的增量需求空间,重点发力零售市场,优化大宗客户收入结构占比,加强应收账款预警管理及回款绩效考核;继续聚焦中高端品牌定位和坚持差异化竞争策略,围绕家居消费升级和改善型家居消费需求持续进行创新,提高产品竞争力,进一步扩大市场份额;在厨柜和全屋产品基础上不断丰富产品品类、拓宽产品矩阵,培育其它增长曲线。”   加速扩张   虽然净利润下滑,但我乐家居的开店步伐却未放缓。在2020年年报中,我乐家居曾明确了未来3年的门店增长目标,制定了“三年千店翻倍”的目标,计划在3-5年的时间里,将业务规模和门店数量翻倍。   基于此,我乐家居在2021年完成新开门店367家,同时关闭门店112家,关闭门店与新开门店的比例超过30%。“一边开店一边关店”似乎也是我乐家居的习惯性操作。2020年,我乐家居新开门店和关闭门店的数量分别为202家和 107家,相当于每新开不到2家门店,就关闭1家旧门店。   对此,我乐家居在回复中国网财经记者采访时称:“公司持续优化销售渠道建设,做好单店营收持续增长的质量指标基础上,持续优化店面分布结构,减少不具备竞争优势的店面。”   但如此“折腾”一定程度上也加大了我乐家居的运营成本。年报显示,2021年,我乐家居的“三费”支出明显增高,其中销售费用增长34.4%至3.85亿元,管理费用增长50.24%至0.97亿元,财务费用增长164.5%至1030.5万元。我乐家居也表示,销售费用的增长主要是由于是直营地区扩张致薪资费用、店面房租增加、业务宣传费增加及在电商平台费用的投入增加。   与此同时,我乐家居负债也持续走高。截至2021年末,我乐家居的负债总额达15.45亿元,较上一年同期增长了79.9%,其中短期借款2.39亿元,同比增长1106.35%,并增加了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3968.7万元。我乐家居的资产负债率也连续5年上涨,期末数据为63.9%,升至行业最高,而这一数据在2017年仅为35.4%。   不过,同期我乐家居账上货币资金为3.78亿元,能够覆盖短期债务。我乐家居方面也告诉记者,公司短期借款增长主要系公司流动贷款增加,受房企债务危机影响,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缓慢,流动性压力加剧,制约了公司日常经营和业务拓展;管理层一直监察公司的流动资金状况,以确保其具有足够流动资金应付到期的财务债务。   投诉较多   成本不断攀升的我乐家居,产品质量也不断被消费者投诉。在黑猫投诉平台上,有关我乐家居的投诉不在少数,涉及板材甲醛超标、定制尺寸误差、使用石材有明显的缝隙、定制家居产品的交付时效差等多个方面。   有消费者留言称,定制的我乐橱柜及阳台柜,因测量人员的尺寸偏差导致该置顶的吊柜装在空中,洗衣机放不进去,门板与墙的联合处开裂,没过多久面板已经开裂等。   据相关媒体报道,有消费者找了一家专业检测机构,对家中所有装了“我乐”家具的房间进行空气检测。结果显示,4个房间里的甲醛含量均超出国家标准的每立方米0.1毫克,其中超标最严重的厨房(只有橱柜和冰箱)甚至达到每立方米0.24毫克,是国家标准的两倍多。   我乐家居的交付时效也成为投诉的重灾区。2020年5月,有消费者在黑猫投诉平台上留言称,我乐家居全屋定制巴彦淖尔市居然之家负一层门店,挪用订购货款,未于工厂下单,多次沟通都以工厂在生产为由欺骗搪塞消费者。在此过程中,消费者通过我乐家居400客服电话投诉,对方承诺的下单日期多次未兑现。有消费者在接受中国网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:“交钱时顾客是上帝,交完钱厂家是上帝,我乐家居的售后电话经常出现拨打不通的情况。”   不过,我乐家居在给中国网财经记者的回函中也回应了客户投诉问题,称“公司一直积极协调处理,努力帮助消费者维护自身合法权益”。   而盈利能力、财务、产品力都面临挑战的我乐家居,公司高管的稳定性也备受关注。   2021年12月,我乐家居副总经理曹靓离职;此前的2019年,我乐家居共有四位高管离职,分别是副总经理张祺、副总经理沈阳、副总经理刘贵生、董事会秘书张华。   自董秘张华离职后,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徐涛代为行使董秘职责。2019年8月,徐涛代行董秘职责三个月届满,不过我乐家居并没有聘任新董秘,而是由公司董事长缪妍缇代行董秘职责,直至今日。公告资料显示,缪妍缇是美国籍,多次股东大会均是以远程视频的方式参与。

免责声明:凡注明 “来源:一点钟” 转载请注明出处;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,也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。